有人神通陰陽,天眼可看清風流水,這樣人稱為風水先生。這樣人要麼人們敬而遠之,要麼人們奉上賓,他們自己“天眼”,不僅可看見風水,能瞄出風水寶地“穴眼”。風水寶地是寶地,可是每塊寶地上有風水地方,一個人靈魂,只有將死者葬到“穴眼”才能夠得寶地,使生者得到陰德庇佑;但是有一點,所有風水先生將死者墓穴點到“穴眼”上——因為他們只要將“穴眼”所在地點出來,他們雙眼瞎——他們洩露了天機!

劉家某地來説是一個名門望族,良田千頃,子孫興旺,豐衣足食,農村是足夠人羨慕了,鎮長得買他們帳。劉家墳地離劉家村十里之外一個山裏。説,劉家能夠世代門庭,和劉家墳地有關係,那是一塊兒寶地,他們看墳地風水先生説,劉家墳地後背龍脈,一條起伏山脈綿延無盡;前有水文滋潤,一條四季枯河流滋潤著此龍脈活躍搏動。

劉家,但是劉家人厚道,不仗財欺人,遇到青黃不接時候,開粥棚幫助鄉親,所以他們口碑。但是劉家老太爺只有一樣不如意,那家裡是,但是沒有官,子孫都孝順,他們讀書努力,但是沒有能得到一官半職。

一次,劉老太爺和當地一位姓方風水先生吃飯,慨嘆自己不如意:孫子十八歲了,明年趕考,若能得個一官半職,這輩子算是沒有了!

風水先生笑了:老太爺,您看,您子孫各個,,什麼沒有考中,您知道什麼嗎?

老太爺嘆口氣:是命吧!想想家裡豐衣足食,該滿足了!知足者嘛!

風水先生點頭道:有老太爺這樣心境算是有點修行了!劉家世代,但是沒有官職門庭,確實是啊!老太爺,我這兒掏心窩説話,這事情咱們墳地上!

老太爺笑了:呵呵,方先生,我知道您是咱周遭看風水看得一個,但是我們劉家墳地是我老太爺那輩一位先生看,我老太爺救了那風水先生一命,所以,那先生我們看了一塊兒墳地——説墳地呢,是我老太爺葬那墳地起,家運起來了,這,到現在,還是咱地數一數二大户!

風水先生笑了:老太爺,這和您説,您知道了,我們這行有個規矩,墳地你看好了,但是點穴時候可不能你點穴眼上,否則點穴人眼睛得瞎了!説你們那墳地是了,離穴眼那麼一點點,但是這麼一點點,勁頭叫寸呢!如果移動方向,家裡輩輩出高官;方向反了,死絕地!

老太爺驚:看來先生確實不是凡人!如蒙您指點一二,我們劉家感恩戴德,養您一輩子!

方先生孤身一人,帶了個徒弟,徒弟到方雲遊了;自己了沒有辦法,如劉老太爺這説,自己他們墳地點了穴眼,就算瞎了,來有人伺候自己,成了;説,劉家不是那種忘恩負義人。

風水生萬物,有風水地方草木會,有住宅門庭,如果葬了先人,其陰德會恩澤後世。

有人神通陰陽,天眼可看清風流水,這樣人稱為風水先生。這樣人要麼人們敬而遠之,要麼人們奉上賓,他們自己“天眼”,不僅可看見風水,能瞄出風水寶地“穴眼”。

風水寶地是寶地,可是每塊寶地上有風水地方,一個人靈魂,只有將死者葬到“穴眼”才能夠得寶地,使生者得到陰德庇佑;但是有一點,所有風水先生將死者墓穴點到“穴眼”上,因為他們只要將“穴眼”所在地點出來,他們雙眼瞎,他們洩露了天機!

這裡您一個故事,劉家某地來説是一個名門望族,良田千頃,子孫興旺,豐衣足食,農村是足夠人羨慕了,鎮長得買他們帳。劉家墳地離劉家村十里之外一個山裏。説,劉家能夠世代門庭,和劉家墳地有關係,那是一塊兒寶地,他們看墳地風水先生説,劉家墳地後背龍脈,一條起伏山脈綿延無盡;前有水文滋潤,一條四季枯河流滋潤著此龍脈活躍搏動。

劉家,但是劉家人厚道,不仗財欺人,遇到青黃不接時候,開粥棚幫助鄉親,所以他們口碑。但是劉家老太爺只有一樣不如意,那家裡是,但是沒有官,子孫都孝順,他們讀書努力,但是沒有能得到一官半職。

一次,劉老太爺和當地一位姓方風水先生吃飯,慨嘆自己不如意:孫子十八歲了,明年趕考,若能得個一官半職,這輩子算是沒有了!

風水先生笑了:老太爺,您看,您子孫各個,,什麼沒有考中,您知道什麼嗎?

老太爺嘆口氣:是命吧!想想家裡豐衣足食,該滿足了!知足者嘛!

風水先生點頭道:有老太爺這樣心境算是有點修行了!劉家世代,但是沒有官職門庭,確實是啊!老太爺,我這兒掏心窩説話,這事情咱們墳地上!

老太爺笑了:呵呵,方先生,我知道您是咱周遭看風水看得一個,但是我們劉家墳地是我老太爺那輩一位先生看,我老太爺救了那風水先生一命,所以,那先生我們看了一塊兒墳地——説墳地呢,是我老太爺葬那墳地起,家運起來了,這,到現在,還是咱地數一數二大户!

風水先生笑了:老太爺,這和您説,您知道了,我們這行有個規矩,墳地你看好了,但是點穴時候可不能你點穴眼上,否則點穴人眼睛得瞎了!説你們那墳地是了,離穴眼那麼一點點,但是這麼一點點,勁頭叫寸呢!如果移動方向,家裡輩輩出高官;方向反了,死絕地!

老太爺驚:看來先生確實不是凡人!如蒙您指點一二,我們劉家感恩戴德,養您一輩子!

方先生孤身一人,帶了個徒弟,徒弟到方雲遊了;自己了沒有辦法,如劉老太爺這説,自己他們墳地點了穴眼,就算瞎了,來有人伺候自己,成了;説,劉家不是那種忘恩負義人。

於是擇了一個好日子,方先生帶著劉老太爺一家到墳地,燒香禱祝後,劉老太爺老太爺墓穴向東移動了半寸。

令劉老太爺是,劉家墳移墓後,方先生眼睛,並沒有瞎;所以劉老太爺心底嘀咕,知道方先生話是否可信,是如果不可信,這,風水動壞了怎麼辦?雖然如此想,但是劉老太爺是當時承諾那樣方先生養在了家裡。而方先生心安理得住了下來,一日三餐享用劉家供養。

第二年劉少爺去京城趕考時候,中了狀元;而方先生眼睛喜訊報到劉家那天瞎了。這由不得劉家相信,從此,沒有任何人起疑,方先生當神仙養著。

劉老太爺孫子中狀元後,成了京城裡一個吏部大人東牀婿,這官位上升,劉老太爺殯天時候,不到三十歲劉家少爺做了八府巡按,劉家一時間風光千里。劉老太爺臨死時候,特地孫子叫到跟前,叮囑孫子,供養方先生,要沒有方先生,劉家會這麼。

説劉家那麼家產,供養一個老人是不成問題;關鍵是這個老人雙眼瞎了,衣食起居要人伺候。開始時候,時間一久,人了,伺候方先生人嫌他,怎麼理他;不理他,他。有一次,方先生去茅房,沒有人跟著,掉了茅房,一身屎尿,大家躲得,順便他趕進了柴房;後來,大家欺他雙眼瞎了,剩菜剩飯他吃。

這方先生呢,眼雖然瞎了,心裡明白,但是自己一個瞎子,能爭什麼?自己後悔劉家點了穴眼,可是誰能想到那麼劉家老太爺昇天後這個子了呢?到現在,自己沒有一個親人,就算自己有那麼一點本事,現在瞎了,看不了什麼風水了,説穿了,成了廢人了,苟延殘喘罷了。只有那麼一個徒弟,誰知道現在哪裡呢?這些事情劉家少爺並知道,他一個朝廷命官,知道家裡養了這麼個人,至於養成什麼樣,沒有時間過問。

但是劉家下人做過分了。有次,一隻雞掉進了茅房淹死了,他們河溝裡水簡單的沖洗了一下,放到煮豬食鍋裡燉了,方先生吃。方先生吃著味道,吃完吐了。在家裡沒有人理他,沒事他到大街上去呆著,沒有人和他説話,他聽別人説話。

大街上人笑話他:方瞎子,劉家你啊;你燉雞吃!

他説:知道是不是雞,味道,這,吐了!

方先生掉了淚,想往回走。正在這時候,一個人攔住了他:請問,您是方先生嗎?

劉家呢?這位劉少爺晚年,知道什麼緣故,禍罪回鄉;後一輩,門庭衰落了下來,不但地位那麼,子嗣那麼。後來,這個村裏,劉姓比例,鳳毛麟角了。

風水師説秘密
.
.
我大家講一個故事。
.
一個富豪買了塊地,建了棟別墅,院子裡還種了許多棵百年荔枝樹。他朋友勸他找個風水先生看看。原本怎麼信風水富豪接受了朋友好意,專程去請個氣風水大師房子。
.
富豪火車站接到師後直奔別墅而去,一路上,只要後頭有車要超車,這富豪會避讓。大師笑道:「開車呢!」富豪和氣地回:「會超車多半有急事,我們可耽誤他們。」
.
車子開進鎮上後,街道,富豪放慢了車速。突然,前面有一名小孩嬉笑著巷子裡衝了出來,富豪腳地踩住剎車,小孩笑嘻嘻地跑過去後,他並沒有踩著油門前行,而是繼續停原地,多久,有一名小孩出來,追趕著先前那名小孩而去。

大師地問:「你怎麼知道後頭有小孩?」
富豪説:「小孩子是追追打打,光他一個人可不會笑得如此開心。」
大師聽後豎起了大拇指:「您哪!」
.
到了自家別墅,下車後拿著鑰匙準備開門時,後院突然飛起了幾隻鳥,聽見了一陣笑鬧聲,見狀,富豪停在了門口、表情地向師説:「麻煩大師此待一會兒。」

大師:「有什麼事嗎?」
富豪:「現在我家後院肯定有小孩偷摘我們院內荔枝樹上荔枝,我們現在若開門進去,小孩們會逃跑,萬一掉下來出事了,讓他們摘一會兒。」

大師靜默片刻後,回了:「你送我回火車站吧,這房子風水不用看了!」

這次輪到富豪訝然了:「大師何出此言?」
「先生,有您地方,是風水吉地。」
.
其實,風水方法並不能使人們運氣、命運得到上改變。聽我這麼説,你會想問我怎樣才能改變我們這個運氣或者是命運呢?那應該能量與功德,才能使一個人有運氣。因為,能量可以化解一切災難、改變命運、迎來吉祥,所以我們要多多行善。
.
.
#風水、#、#富豪、#命運rnrnThe undisclosed secret of Feng Shui masters

風水生萬物,有風水地方草木會,有住宅門庭,如果葬了先人,其陰德會恩澤後世。

有人神通陰陽,天眼可看清風流水,這樣人稱為風水先生。這樣人要麼人們敬而遠之,要麼人們奉上賓,他們自己“天眼”,不僅可看見風水,能瞄出風水寶地“穴眼”。風水寶地是寶地,可是每塊寶地上有風水地方,一個人靈魂,只有將死者葬到“穴眼”才能夠得寶地,使生者得到陰德庇佑;但是有一點,所有風水先生將死者墓穴點到“穴眼”上——因為他們只要將“穴眼”所在地點出來,他們雙眼瞎——他們泄露了天機!

劉家某地來説是一個名門望族,良田千頃,子孫興旺,豐衣足食,農村是足夠人羨慕了,鎮長得買他們帳。劉家墳地離劉家村十里之外一個大山裏。説,劉家能夠世代門庭,和劉家墳地有關係,那是一塊兒寶地,他們看墳地風水先生説,劉家墳地後背龍脈,一條起伏山脈綿延無盡;前有水文滋潤,一條四季枯河流滋潤着此龍脈活躍搏動。

劉家,但是劉家人厚道,不仗財欺人,遇到青黃不接時候,開粥棚幫助鄉親,所以他們口碑。但是劉家老太爺只有一樣不如意,那家裏是,但是沒有官,子孫都孝順,他們讀書努力,但是沒有能得到一官半職。

一次,劉老太爺和當地一位姓方風水先生吃飯,慨嘆自己不如意:孫子十八歲了,明年趕考,若能得個一官半職,這輩子算是沒有了!

延伸閱讀…

【風水先生都不説的秘密】風水師不敢説的秘密

風水師不敢説的秘密

風水先生笑了:老太爺,您看,您子孫各個,,什麼沒有考中,您知道什麼嗎?

老太爺嘆口氣:是命吧!想想家裏豐衣足食,該滿足了!知足者嘛!

風水先生點頭道:有老太爺這樣心境算是有點修行了!劉家世代,但是沒有官職門庭,確實是啊!老太爺,我這兒掏心窩説話,這事情咱們墳地上!

老太爺笑了:呵呵,方先生,我知道您是咱周遭看風水看得一個,但是我們劉家墳地是我老太爺那輩一位先生看,我老太爺救了那風水先生一命,所以,那先生我們看了一塊兒墳地——説墳地呢,是我老太爺葬那墳地起,家運起來了,這,到現在,還是咱地數一數二大户!

風水先生笑了:老太爺,這和您説,您知道了,我們這行有個規矩,墳地你看好了,但是點穴時候可不能你點穴眼上,否則點穴人眼睛得瞎了!説你們那墳地是了,離穴眼那麼一點點,但是這麼一點點,勁頭叫寸呢!如果移動方向,家裏輩輩出高官;方向反了,死絕地!

老太爺驚:看來先生確實不是凡人!如蒙您指點一二,我們劉家感恩戴德,養您一輩子!

方先生孤身一人,帶了個徒弟,徒弟到方雲遊了;自己老了沒有辦法,如劉老太爺這説,自己他們墳地點了穴眼,就算瞎了,將來有人伺候自己,成了;説,劉家不是那種忘恩負義人。

千百年來,中國人迷戀能找到風水,希望能讓自己平步青雲、大富貴,然而風水並不是外界,或者求出來,風水是人心!

“一命二運三風水的説法”流傳,其實命相、時運、風水是風水,人有影響但,風水是人心,簡單説人心,風水;人心壞,風水變壞。

一個人請風水先生去自家祖墳看風水,途中看到墓地方向樹林裏鳥雀飛,吱吱喳喳。這個人請風水先生先回去,看墳地事後説。

風水先生詢問原因,他回答説是祖墳他家擁有一片棗樹林裏,現在看到鳥雀飛,估計是有孩子棗樹上偷棗吃,現在過去會嚇着孩子,會有失措孩子樹上掉下來。

風水先生説道:“你家風水不用看了,你們這樣人家,幹什麼會。”

這個人明白,風水先生意味地解釋:“世間風水是人心,世間風水是,安心於善風水大格局!”

如果拋開了人因素,那不是風水,是一塊地。

有個成語叫“人傑地靈”,説是“人”與“地”相依相生、相輔相成道理,“地靈”會造化“人傑”,“人傑”增幅“地靈”。

風水是福人居福地。福地福人居,福人才能居福地。

一個人智慧並不用正道上,自高自大我獨尊,不是有福人,既使擁有風水寶地,寶地會變成地方;一個人,不欺人不害人,有福人,需要講究風水,所居住地方會變成地方。

這説“風水輪流轉”。歷史上建立一代王朝皇帝有足夠能力講求風水,但是後來皇帝無道,是滅亡命運。

延伸閱讀…

風水師不會告訴你的真正風水秘密!

金菩提宗師Grandmaster JinBodhi

很多人喜歡風水,但知道,風水是養出來,不是算出來。如果敗壞了身上風水,怎麼掐算是。

不是風水養人,而是人養風水。

樂於助人,想人處,這叫聚光。光走,表現臉上,微笑。微笑臉是元寶形,嘴像蓮花,肯定發財。

想人,抱怨人,嫉妒人,憎恨人,這叫聚陰。氣陰下沉,表現臉上,冬瓜臉、苦瓜相,肯定。

人養風水源頭,於孝敬父母,愛護家人,根深蒂固,枝葉,正如風水學上尋龍要祖龍上找起。

這個城市人來人,每天人抱着目的、秘密來求問,相比於出租車司機看到燈紅酒綠、浮華表面,風水先生是直抵人心,他們中有、有、有疾苦。

父親工作室中,我遇到很多人,有愁容掛滿臉上人,有舉止人,是誠惶誠恐、、想要得到答案人,有富人、有人。

常有一些有成就商人問父親:“大師,我學,我您有錢,您那麼大本事,那您咋沒有發財,我得您錢,您説這個是什麼原因?”

這裏引申出一個概念,即本事或者能力,父親認為人能力並沒有高下分,但是能力有區。

打個比喻:一個造原子彈科學家,讓他去種地,能比過農民嗎?反過來説,讓一個農民去造原子彈,能説他有能力嗎?所以説,人能力是有區別,中國人講,男怕入錯行,女怕嫁錯郎,是反映了一個財富渠道索取問題。

比如易學,學易人,大量時間易學研究上,會去商,而商人天天研究經商,從概率學來説總會有一次。

所以説取財一個道,入了道,累計財有大小分。

學易人成就是易學領域建樹,商人成是錢財,兩者是有區別。商人能力施展生意上,人能力施展易學領域。

工作室有時會有達官,官居要職人,每這種人來時候父親會提前留好時間,清空客人,日積月累,好像無數秘密父親工作室中存放着,時間了,像灰塵,隨風飄逝。

而這些秘密會抖落陽光底下,不能別人言説,因為保密是一個風水先生職業操守。

父親老客户來了,是那種需要清空客户、預留時間人,我早早屋子收拾了下,茶泡,

約莫等了半個時,門吱呀一聲推開,進來兩個人,普通裝束,但是穿着一絲不苟,染過髮中夾雜着鬢角些許銀絲,鋥亮皮鞋,笑容滿面,但是看有一種不露而威風度。

坐定後,我端着泡茶放在二位面前,寒暄過後二人直奔主題:“大師,今天找你主要是工作中遇到了問題,想讓你探一探、一把關,看接下來我是退是進”。領頭人人説完後旁人趁勢拿出煙遞説話人,殷勤點上火,一番操作有如行雲流水。

我拿出煙灰缸放在二人面前,來人吞雲吐霧後緩緩道來,領頭人是某實權單位副職,另一人是其秘書,叫他劉局吧,劉局所在單位正職年齡到了,馬上要面臨退休,目前單位內部暗流湧動,三位副職摩拳擦掌,躍躍欲試,目前有競爭力是另外一個副職,擬退休正職欣賞他,他走最近,最近有提名他打算,劉局不想錯過這個千載難逢機會,目前職位待上一輩子然後退休,但奈何錢、物都出去了,有迴響,所以找到父親想運用易學力量看是否能撥開迷霧,找到解決法。

父親照例拿出紙張,紙上用筆排出奇門遁甲局,排定後片刻,眼神中充滿確定,喃喃自語,戊加辛臨天蓬星,戊加辛……

“劉局,另外一個副職是不是有?賭錢?”父親突然大聲問道。

“有風言風語是好像有這麼回事,”劉局答道

劉局和秘書聽完後,眼睛直了起來,但是畢經歷過風浪人,臉色馬上歸於。

“大師,有一事,我老家我父母建了個小樓,四合院,想請大師去看看、瞧一瞧”。

上門生意哪有不接之理,父親滿口應承了下來。

第二天,劉局所在單位同事上班打開電腦時候,發現郵箱裏靜靜躺着一封郵件,舉報關於副職生活腐化、賭博郵件。

相關文章